您的位置:主页 > 可乐在线新闻 > 企业新闻 >

可乐在线猫和老鼠

企业新闻 / 2020-09-03 21:08

儿时,段奶奶家有一只精壮的老猫。这只猫跟随段奶奶很有些年头,段奶奶几乎把它当自己的孩子。我曾见段奶奶给小孙子喂饭,不时挟几粒给猫吃。她说,猫的嘴最干净。似乎那时,我也是喜欢猫的。
    可是后来,我却不喜欢猫。可能受了鲁讯的影响。鲁讯是不喜欢猫的。实际上,我不喜欢猫,是因为听人说,猫有九条命,阴气邪气重。
    隔壁八十多岁的叶师傅半痴半呆,有天不知哪儿捡来一只流浪母猫。这只猫半夜总在房前屋后鬼哭狼嚎,吓得独居我的夜不成眠。这让我对猫由厌到恨。
    更可恨的是,这只母猫居然下了一窝小猫。这一窝子猫,从此对我构成了不小的骚扰。
    此前,我喜欢把楼上楼下房间门全打开,让太阳照晒,通风换气。就算出门,也只是把大门一关,其他的门仍是敞开着。有好几次,我一回家,成群的猫惊慌地从房间里窜出去。有天,我发现二楼空着的儿子房间的床上居然沾满了绒绒的猫毛。我简直气急败坏,却又无计可施,从此房门关得严严实实。
    此后的一些日子,我不时能在楼上楼下的房门口发现死老鼠。我好笑。心想猫们真是机灵,知道讨好我。把老鼠放在我门口,无非是告诉我:我们给你捉老鼠了,你让我们进去吧。可是,我在眼里,这点功,怎抵得给我带来的过。
    这样,我与猫们之间拉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。只要我稍一疏忽,猫们就趁虚而入。真是无可奈何。
    后来儿子回家。一次遇猫群在房间闹腾,年青人眼疾手快,一个木棍甩过去,一只猫被打得半死。从此,猫们再也没进过我家门。
    再后来,隔壁老头去逝,这群猫不知所踪。
    从此,似乎清静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、老鼠
   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家里有了老鼠的踪迹。
    妈妈跟我说起,我想可能是家里人多了,吃的东西多了,老鼠们闻香而来吧。我独处的时候,人都没个正餐,半夜饿了自己都找不着吃的,更没老鼠的份了。
    妈妈买了老鼠药,和饭拌拌,放在老鼠经常出入的楼道口。第二天早上一看,饭粒依旧,鼠患依旧。妈妈说,老鼠头上是有脉的,人说的话,它们能听懂,你说要药死它,它就不会吃。
    过几天,妈妈又买了粘鼠纸,也只粘了几只苍蝇蚊子。老鼠大摇大摆从你眼前跑过来跳过去,示威似的,气得你只能跟在它后面跺脚。
    没办法,妈妈又买了只鼠笼。笼里的诱饵从面包渣到肉块,换着花样摆,但老鼠从不为所动。想想也是,家里春节办的年贷,还有我因伤收到的礼品,简直堆积如山,老鼠轻易就可以饱腹,怎么能看上笼中的那点吃食。
    没办法,妈妈只好把所有吃的东西都搬到楼上儿子的房间里,连米桶都搬上来。儿子难得回家,他房间一直空着。
    前几天,儿子回来住。晚上老被一种细细碎碎的声音吵醒,循声而去,声音来自门外。蓦地打开门,几只小鼠突突突从楼梯往下窜。如此折腾几次,儿子哭笑不得。他把楼梯用东西拦断,留一个位置安鼠笼。老鼠若往上窜,就会跳进笼子。第二天一早,果然发现笼子有只小鼠。
    这是近二个月来与老鼠斗智斗勇的第一次胜利的成果,好不令人开心!只是郁闷没有办法能扩大战果。
    前天,d妈妈走了。昨天,儿子也走了。我又成了孤家寡人。空荡荡的家,空荡荡的心。到了晚上,居然感觉有点怕。其实,一直只是伪装坚强,怕冷,怕黑,几乎是骨子里的病。
晚上上网,突然觉得脚下有动静,原来是只小小的老鼠在网线上摇荡着。我看着它,似乎不讨厌,它看着我,似乎并不怕。就这样相对无言,相安无事。
  似乎,有了这只老鼠相伴,一个人的黑夜并不太死寂。